我又哭了

就是看到个异地恋最后在一起的故事 一下子忍不住了

见了六面然后就在一起 无数次觉得为什么那么晚才能遇到
那个时候很确定的是我要来美国
也有过犹豫 可是你说喜欢不能错过
自己也挡不住心中那种悸动 喜悦 和幸福的感觉

然后我来青岛
细节不敢想了 每想一次就疼一次

然后你来北京

中途也有过小矛盾 但是你说 也没想过要分开
所以我相信到最后的时候 你内心已经不能接受这段感情了

也不是没想过分开
觉得自己在外面两年 拖着你也不妥 也没有资格让你等我
可是真的说不出口


那时想的是 你如愿在北京上学 我毕业差不多也去北京

你毕业了 也许一起在北京 也许一起去哪里

这些从来某跟你说过 也没想到最后来不及说了


也许是自己的幼稚 没有考虑你的压力 心情 位置 加速了你的再不能接受
最后到此时你的冷漠 决绝
真的太痛

但是还是愿你安好 最终如愿以偿的抵达北京。

我能想到的全部 还是你

这几天的温度已经快让人忘了这里已经是秋天了 而北京都下雪了

第八个星期四
我想你已经各种好好的新生活了
一如既往的努力看书 等待着50天后的彻底放空 然后再拿起你的相机 拍各种照片
也许又遇到心动的小姑娘 或者是发现身边的谁其实一直就是所爱

我相信你是心动了吧
虽然最后离开的决绝 却也还是相信曾经的你是动心了
不然摩西的艾丁格 牵手 拥抱 亲亲 以及后面在青岛和在北京的日子都是假的吗?

只不过我还是在想念
也真是没救了。

什么时候也变的这样虚弱
就是大姨妈出去吹了个冷风 买买东西
晚上就头疼呢要死

反反复复的情绪每隔一久就压的喘不过气
这一次又借着那个催泪小视频昏天黑地的哭了一台
天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爱哭鬼

每次大姨妈的时候我都会说我是身体虚弱的病人
然后总免不了被你嘲笑一番
但是最后总是嘱咐我好好养着

觉得要崩不住了
也觉得自己真是够了

也不再是有温度的下雨天
没有人为你撑伞
只是想逃离。

像血液溶于每一处
又怎么可能轻易抽离的了
不知道另一种方式的疼痛是否能缓解这种疼痛

想来一杯淡淡的长岛冰茶
也许再来跟薄荷味的万宝路。

又睡不着了
然后开始想到目前为止的人生 有什么让我觉得特别遗憾的
除了在北京南站没能好好告别
还有 电话莫名奇妙的打不开 结果只能刷机 丢失了一开始的那些怦然的聊天记录
以及 终究没能一起在盛夏的青岛牵手去海滩 再一起去台东海鲜 也没能一起抵达厦门 没能听你弹奏一次吉他
终究没能一起生活。

突然想起从青岛回北京的时候 在火车站门口就那么哭起来了
你笑着说 别这样了 又不是见不到 你这样到时候我怎么送你
终于还是进站了 然后那个时候刚出罗小黑CAT的表情 你发了一个挠痒痒的给我 你不知道的是 一看见又忍不住哭了好久
那个时候也许觉得 才开始我最依赖你的时候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相隔两地

后来是北京南站
开开心心的来接你 给你买了M新出的什么奇怪的汉堡 可乐也在路上被我喝了
走的时候大概因为很匆忙 居然没有好好的告别
现在想起来 这个算是人生到目前为止最遗憾的事了
不过那个时候我坚信 不管怎么样 我们会七八月见

然后后来你也没有回来送我 罗小黑CAT的表情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发过 最后也删了 因为一看见它 就受不了

我一直觉得为什么不能更早的认识你 你每次都会开心的说 有什么关系

也许是你的感情上的经历让你变得理智 最后终于理性大于感性
所以才会在我们才在一起的时候跟我说 不要把你当成生活的重心 不然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 会觉得生活一下跨了
到后面你说的 感情重要非必需
就算到现在 还是没有办法做到你说的这些
我不知道的是 理智是因为不够爱 还是因为成长


我一直都羡慕你为之写下厚厚文字的人 还有小的纸鹤 做的礼物
每次说这些你都会不开心 觉得为什么我要一直纠结于这些
你只是没有发现我的落寞 因为这样的情深不属于我

终究可能是相处的时间太短 感情也就只能这样
不过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是异地 你是不是就会更早的觉得 我根本不是你理想的女朋友的样子 然后更早的说出 各种不合适
于我也算是庆幸 在一起的时间不到一个月现在都能这种死样子 时间如果长了 现在估计只能靠酒精和烟草来作为唯一的出口了

我曾经觉得
相互陪伴的已经有了一点默契 原本的牵绊会更牢靠
最后发现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越陷越深

记性好有时候真的不太好
大概在一起的每件事都能想起 大约的时间 地点 一幕幕像默片在脑海中闪过 停都停不住

夜里的时间的好快
滚去睡。

累了又挂念你一下。

© LyqWithqyL | Powered by LOFTER